您當前的位置 :生活知道網 > 今日焦點 > 圖片輪顯 正文

一樹梨花百年滄桑 見證冰城悲歡聚散

來源: 編輯:牛婷婷 2021-05-09 11:09
【摘要】一樹盛放的梨花,驚艷了哈爾濱的暮春。最近,古梨園135歲的大梨樹火遍全網,不僅登上微博、抖音熱搜,還成了網紅打卡地。

古梨園135歲的大梨樹火出圈:

一樹梨花百年滄桑 見證冰城悲歡聚散

生活報記者 周際娜

一樹盛放的梨花,驚艷了哈爾濱的暮春。最近,古梨園135歲的大梨樹火遍全網,不僅登上微博、抖音熱搜,還成了網紅打卡地。

從1920年“下山”算起,這棵大梨樹已經“進城”101年了,是我省境內有記載的最古老的野梨樹,有網友望樹興嘆:“它把滄桑歲月全都看了一遍吧。”

在哈爾濱,百年古樹不少,百年果樹難得。這棵“出圈”的大梨樹背后,既有幾代人的回憶,更有幾代人的努力。

老道外人的 童年記憶: 老紅軍背著獵槍守護大梨樹

52歲的孫喜捷,是老道外人,在大梨樹的蔭庇下度過了童年。

“這片兒以前叫太平苗圃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我和哥哥姐姐經常從旁邊的障子鉆進來,在大梨樹附近藏貓貓、采野果、煮毛豆。”孫喜捷記得,當年苗圃的管理員是一個姓萬的老紅軍,曾是王震將軍的部下。轉業以后,原本被安排到機關上班,后來主動申請來苗圃工作。這位性格倔強的萬師傅,工作兢兢業業,總是背著一桿長長的獵槍,在大梨樹底下巡邏,看護著這里的樹木和花草。

“那把獵槍其實沒有子彈,他每次都放空槍,嚇唬那些來苗圃調皮搗蛋的小孩兒。”孫喜捷感慨道,后來老紅軍退休,政府為了照顧他身患殘疾的兒子,還把他兒子安排到古梨園工作,“現在大梨樹長得這么好,是因為幾代園丁共同守護才保留至今。”

孫喜捷與大梨樹的緣分不止于此,這棵樹還見證過他的愛情。二十多年前,他的父親在大梨樹附近遛彎,認識了剛來古梨園工作不久的李營華,并把這個開朗、勤快的姑娘介紹給了兒子。從相戀到結婚,孫喜捷與妻子經常在古梨園里散步。如今,在園林行業工作了27年的李營華,已經成為古梨園的主任,也是這棵大梨樹的“守護者”之一。

“拐棍”逐年增多 年輕的“鄰居們”為它截冠

作為古梨園里的“鎮園之寶”,這棵百年梨樹自然是李營華和園丁們的重點保護對象。記者繞著梨樹的白色圍欄轉了一圈,發現不少游客除了賞花拍照,對支撐梨樹枝條的支桿也頗感興趣。

“樹下的這十幾個支桿,相當于梨樹的‘拐棍’。由于古樹繁茂,花葉量很大,秋天果沉,有了它們能夠避免折枝。”李營華解釋道,隨著樹齡增長,大梨樹的“拐棍”也逐年增加,每年開春,園丁會對它們進行調整、加固,尤其是雨季來臨時,要防止泥土水份飽和發生移位。

為了讓這棵古樹更充分地享受光照和通風,四周年輕的“鄰居們”也做出了一定的“犧牲”。工作人員對周圍的柳樹,進行了適當的截冠,減少對古梨樹的遮擋。

56歲的鄭喜友,每天風雨不誤地繞著這棵樹巡查。他負責管護古梨樹5年了,始終記著前任管護員退休時的囑托,“你可千萬要勤勤點兒,這可不是一般的樹啊!”他像接過“火炬”一樣,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古樹。每年4月,是鄭師傅最忙碌的季節。4月初,他要搭梯子,在專家指導下,幫大梨樹修剪枯枝、下垂枝,抹上傷痕涂抹劑;4月20日左右,要給大梨樹施肥、澆返青水,讓它在春天一次“喝足”20噸水;4月末,鄭師傅還要忙著給樹木消殺,防治病蟲害,5月起,他主要觀察樹葉是否被天幕毛蟲啃食,夏天幾乎每個月要給大梨樹做一次消殺……

網友惦記古梨結多少果 園林專家“勸退”吃貨

趙綏林每隔一兩周就去看一眼古梨樹,瞧瞧它的長勢,葉色正不正,是否有光澤,以及葉量如何。他是哈爾濱市園林動植物檢疫站的專家,相當于“樹木醫生”。

“東北冬天氣候寒冷,夏天城市里有熱島效應,生存條件沒法跟山里比,這棵古梨樹,能在市區里活這么久,很難得。”在給古樹“問診”時,趙綏林發現它狀態不錯,但也免不了有“老年病”,比如年歲大了長勢不旺,他會叮囑鄭師傅給古樹“開小灶”,“施肥量不能太大,次數記得要追加一次”。

像很多老人一樣,古樹也怕頻繁的陰雨天,天氣潮濕,樹干會長菌類,對于古樹而言,就像危險的“膿瘡”一樣。為了避免傷口擴大,必須要及時連根摳掉,殺菌之后再抹上水泥,涂上油漆。古梨樹也是分大小年的,“去年局部樹葉有點兒發蔫兒,聽了專家的話,施了葉面肥,今年長勢好很多,花開得比較茂盛,還比去年提前了三四天。”李營華說。

今年大梨樹火了以后,不少吃貨也打起了它的主意,一群網友半開玩笑地詢問:“這大梨樹能結多少斤梨,多少錢一斤,我想嘗嘗!”

趙綏林給出的解釋,想必會勸退這些坐等吃梨的人,“大家平時食用的梨是人工培育的,甜度高,而野梨口感酸澀,味道很差。”另外,他也提到,近些年冰城陸續栽了一些果樹作為行道樹,一些市民為了摘果子折斷枝條,既不文明也沒好果子吃,“別白費力氣了,這些果樹主要是為了觀賞的,真的不好吃。”

古梨與冰城人的情感羈絆 曾見證千萬種悲歡

5月3日下午,大梨樹下聚集了大批游客。依偎拍照的小情侶,頭發花白的老夫妻,揮舞著彩色絲巾的大姐,追著彩色泡泡奔跑的孩子,還有拿著自拍桿直播的年輕主播……87歲的陳大爺是老道外人,步履有些蹣跚,在女兒和外孫女的攙扶下,來看古梨樹,他跟記者打趣道:“來看看這位老伙計,它比我還大48歲呢!”

“今年的游客比去年明顯增多,不少外地游客特意來看古梨樹。”古梨園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上午來了兩車人,是從大慶來的,下午還有省外游客,比如開著“遼B”的兩個姑娘,她們在網上看到古梨樹的視頻后,專程來哈爾濱賞梨。

除了花期,大梨樹的日常則是屬于附近居民的。每天早上,有老人在樹下練劍、唱歌、跳舞,還有人閑坐。讓古梨園工作人員印象最深的,是一位七旬老人,以前住在農村,跟兒子進城后,每天去學校接送孫子,送完了就來古梨園,在大梨樹旁邊坐一上午。老人以前家里有果園,這棵大梨樹就是他的“鄉愁”,六七年來,他提過不少建議,因為擔心大梨樹生病,還自己花錢給古梨園買過治理樹木病蟲害的書。

前幾天,22歲的航拍愛好者小雄,在抖音上發布了一條古梨樹的航拍視頻,被4.4萬人點贊,留言3000多條。在那些瑣碎而又動人的留言中,很容易窺見這棵古梨與冰城人的情感連接,以及它曾見證過的千萬種悲歡。

有人感慨光陰易逝,“小時候在樹下一坐就是一下午,一晃30年過去了”;有游子懷念家鄉,“這棵大梨樹是看著我長大的,現在人在杭州工作,今年梨花真美呀”;有人為前任傷感,“沒分手之前,經常去大梨樹下打羽毛球”;有人為“長壽”的古樹慶幸,“小時候奶奶家住古梨園對面,那時候總來玩,30年后,我老了,它還在”;有人追念著逝去的親人,“小時候帶我來這玩兒的姑姑已經走了十多年,突然看到古梨樹的視頻,哭得不行”;有人秀起了恩愛,“我和老公結婚時在那兒錄像,16年了,我們現在有空也常去溜達”……

從年輕到年老,大梨樹越來越茂密,頂著一樹繁花,見證了城市的變遷,也見證了很多人的容顏和生活的改變。就像網友們說的,“能活到最后的都是王者,哪怕只是一棵樹”,期待這被一城人喜愛和幾代人守護的古梨,能有下一個百年……

圖片由展妍娜拍攝

我要評論
掃描關注生活報微信
黑龍江最具影響力官方微信
給你好玩 要你好看
服務貼心 優惠多多
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-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-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